280_a2054
 

280_a2054

| Posted in 未分类

   从凤华山回到侯府,老夫人看着苏言,有种凯旋归来之感。

   她觉得苏言能怀上,都是自己带她去凤华山招来的福气,跟宁脩没啥关系。

   老夫人感到自己这一趟出门相当有功。特别,她还带回到了那么多家当!

   “孙儿恭迎祖母回府。”宁晔带着宁家人在外恭迎。

   看到宁晔那笑面虎,老夫人也高兴的给了个笑脸,“哎呦!我的大孙子可真懂事。”

   宁晔:……

   站在后的宁坤,瞬时看向宁晔,无声笑。

   老夫人这亲切的一声喊,感觉比骂宁晔两句都来更生动。

   宁晔无语一下,既恢复如常,脸上挂着笑,走上前,扶着老夫人进府。

   “宁脩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老夫人问。

   “大概要四五天后。”宁晔说着,转眸看了看苏言。

   只是见苏言眉目低垂,一言不发的,那精神状态跟老夫人完全不一样,瞧着垂头丧气的,没什么精神不说,还有点不高兴的样子。

   白里透红草帽美少女蕾丝薄纱裙手捧鲜花写真图片

   看此,宁晔感到有些许意外。

   她有喜了,难道宁脩说不要了吗?不可能!

   宁脩若说不要,老夫人不可能这么欢喜。既然宁脩没说不要,她在不高兴什么?

   在宁晔疑惑间,又听老夫人问道,“他急着去做什么事儿了?能说吗?”

   一般宁脩公务上的事儿,老夫人极少问,但这次老夫人想想问问。

   宁晔开口道,“七王爷过去遗留下的人在桐城那边生了点乱子,皇上命宁脩过去处理一下。”

   老夫人听言,点点头,看着苏言道,“他这是有要事儿出去了,不是有意不顾你的。”

   苏言听了,愣了一下,她倒是没想那么多。

   别说宁脩是因要事离京的,他就是为逛街花街不顾她的,她都觉得没啥不正常的。

   虽然宁脩说了心悦于她,可她心理上,没感觉到过宁脩对她有多在意。就如她对他一样!

   心里如此,看着老夫人道,“祖母,我没想那么多。”

   老夫人听了,看看她,眼神让苏言有点看不懂。

   看苏言不明的样子,老夫人收回视线,没说什么,对着宁晔问道,“宁脩把我库房里的那些金银珠宝都放哪里了你知道吗?”

   宁晔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   老夫人听了,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,看着宁晔,脸上满是嫌弃,“我库房都被搬空了,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?!让你在家里守着做什么用?!”

   宁晔:……

   【哎呦!我的大孙子真懂事。】

   这话尤在耳呀。

   “老王爷要认苏言做干孙女的事儿你知道吧?”

   “是。”不敢说不知道呀。

   “那你去就准备一下,在成亲之前挑个好日子把这事儿给办了。”

   苏言成亲,老王爷以祖父的身份出面,也能为苏言撑起面儿。

   有些事苏言在意不在意老夫人不想问。但她,在意!

   想看她侯府夫人的笑话,没门!

   “孙儿遵命。”

   看宁晔乖顺,老夫人又高兴了起来。哎呀呀,侯府最近真是喜事儿不断。

   ……

   而驸马府这边,苏元杰的心情却与老夫人截然相反。

   老王爷要认苏言做干孙女的事儿一传到耳中,脸色当即就变了,不是惊喜,而是惊恐。

   老王爷那是谁,那是苏元杰最怕的人。

   曾因他宠妾灭妻一事,老王爷替长公主出头,对他放言,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。

   老王爷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 至此,无论是在那里见到他,都没饶过他。那么是在皇宫,他没法痛揍他,但也不妨碍他踢他一脚。

   当着皇上的面,都能如此,在别的地方就更下得去手了。

   所以,老王爷与苏元杰是什么关系?那是猫和耗子的关系!

   现在苏言要认老王爷为祖父,那岂不等于给他带回了一个会咬死他的猫吗?

   清楚这一点,苏元杰躺倒在床上,望着床幔,因苏言死而复活带来喜悦,正在逐渐消退,随之而来的是——苏言活着回来,带回了一堆看我不顺眼的对头,这种感觉正油然而生。

   阮氏看着床上脸色越发不好的苏元杰,轻声道,“老爷,苏言认老王爷做祖父那天,我们要过去吗?”

   “去什么去?过去给挨那老头子打吗?”苏元杰跳起来吼一声,随即蒙着头躺下,棉被抖动。

   阮氏:……

   莫不是在哭吗?

   ……

   四五天过去了,但宁脩还是没回来。

   “娘,娘!”

   听到呆呆的声音,苏言抬头,看呆呆手里捧着一个海碗快步走过来,“娘,你看,爹派人送来的新鲜葡萄,你尝尝看,看合不合口味。”

   看着里面那晶莹剔透的葡萄,看看呆呆,苏言拿起一个放嘴巴里,脸顿时皱了起来。

   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呆呆急声道。

   “酸!”

   呆呆听了,赶忙把手伸到了苏言嘴边,“吐了,快吐了。”

   咕噜!

   “咽了。”

   呆呆:……眉头皱了皱,眼睛瞅着苏言肚子,有些担心道,“会不会酸到妹妹呀?娘,你这么粗心大意可不行。”

   苏言有身子的事,老夫人告诉了呆呆,怕他没轻没重不小心撞到了苏言。

   而呆呆又听王嬷嬷跟老夫人念叨酸儿辣女。自然的就认定了苏言肚子里怀的是妹妹。

   苏言:……现在酸的是她好不好?

   不是都说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吗?怎么有了妹妹也能把娘给忘了?

   还有这葡萄!

   宁脩什么时候也成了这么贴心,又这么有情调的人了?

   “你没在学堂,这么早回来做什么?”

   “今天下午学堂没课,我就早些回来了。”呆呆说着,又瞅了瞅苏言肚子,很是期待道,“娘,妹妹什么时候出生呀!”

   苏言:莫名的有点不能直视呆呆的眼睛。

   怎么会怀孕?要不要生?能不能生?苏言尚在疑惑和犹豫中,但这些她都不能给呆呆说。

   她觉得作为女人,她有选择生与不生的权利。可是作为娘,看着呆呆,她心里有些烦躁。

   “娘……”

   “不知道!去问你爹去。”

   看苏言心情似不太好,呆呆想到王嬷嬷说的,前几个月他娘亲身体会很不舒服。呆呆心想,肯定是因为身体不舒服,所以心情才不好。

   “娘,那你躺着歇会儿,儿子不烦你了。”说完,呆呆又望望苏言的肚子,走了出去。

   看着呆呆背影,苏言:有一个像呆呆一样的孩子,其实挺好。

   这一念出,苏言闭了闭眼,烦!

   呆呆从屋里走出来,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,抬脚走到护卫跟前,“我能去找爹吗?”

   护卫犹豫了一下点点头。

   桐城

   “侯爷,发现朱锳的踪迹了。”

   朱锳——曾七王爷的心腹下属。在七王爷过世之后,就离开了京城,去向不明。

   对这么个小人物没人在意他的去留。可没想到,他竟敢绑架桐城知府,在桐城制造乱子。

   而皇帝自来对手足兄弟最为忌惮,七王爷虽已死,但他的下属敢生这么大的乱子,谁知道还隐藏着别的什么阴谋诡计。

   虽朱锳不过是个走卒,可皇帝还是派宁侯亲自来彻查了。

   本以为对付这么个蝼蚁,三四天的时间也就足够了,没想到他那么会藏,让他整整着了五天。对此,宁侯相当不满意。

   “只是发现了有个屁用?本侯是让你们把人带来。”

   对着随行的官员,宁侯满脸毫不掩饰的嫌弃。

   “是,是,下官今日之内必然把人带到侯爷跟前。”

   “下去。”

   “是。”

   莫尘站在宁侯身后,看着宁侯,总觉得侯爷这两日有些躁。

   “莫尘。”

   “属下在。”

   “侯府那边一切可都好?”

   莫尘有些讶异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侯爷在外时,主动关心侯府好不好的?

   看莫尘那惊讶的表情,宁侯忽然有些恼,“没听到本侯的话吗?”

   “侯爷恕罪!回侯爷,侯府一切都好。”

   “是吗?真的一切都好?”宁侯盯着莫尘认真问道。

   莫尘想了一下,侯府确实一切都好呀!

   想着正要回答,就听……

   “侯爷,小公子来了。”

   护卫声音刚落,就看呆呆身影出现在眼前。

   “爹。”

   看呆呆风尘仆仆的样子,宁侯眉头皱了皱,未多想,开口道,“你怎么突然过来了?你娘怎么了吗?”

   宁侯话出,莫尘神色微动,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
不用登录的黄片直播软件 ©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WordPress. Theme by Phoenix Web Solution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