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91_a2066
 

0591_a2066

| Posted in 未分类

   陈飞和赵沐秋继续给糕点铺子送货。

   因为开放清乐苑的原因,别说去游玩的,就连街头的行人都多了起来。

   糕点铺的生意比往年都好,掌柜的如今见了陈飞他们都笑容满面,心情极好。

   因而从初六开始,又能每天供货三百个了。

   初八之后,许多商铺陆续开门,街上更加热闹,陈飞和赵沐秋早上送货,上午回来时会在外面逛上一圈,下午又去一趟。

   这城东、城南到让他们逛得熟了。

   只不过他们绝对不会去城西、城北。

   城西有靖阳来的考生多,尤其不愿意遇上叶重华。

   城北衙门多,可不是谁都可以去闲逛的,而皇城也在城北方向。

   他们现在所在的京城,只是外城,皇城是内城,戒备森严。

   行馆在东南角上,也是闲人勿近,就算是有名有号的权贵想要去拜访北苍皇帝,也要经过御林军通报,而且要有被朝廷调查的觉悟。

   正月十二时年开,天空却下起了春雪,簌簌纷飞,落地却难寻。

   美女明媚青春惬意午后俏皮写真

   地上有些潮湿,空气里却有股暖暖的潮闷之气。

   听说好多考生都染了风寒,一时医馆、药铺人满为患。

   叶青凰依然给大家喝姜茶,成功避过了天气问题造成的风寒。

   正月十五天没亮,叶子皓他们就清点了自己的物品,早早吃了饭,提着一篮子糕饼带了水囊,就坐着马车去礼部试院。

   因为人数多,有的路程还远,为了避免真的赶不上进考场。

   他们出门时天刚蒙蒙亮,去到考场时也就刚见晨光升空。

   但有不少考生都来了。

   三人下了马车,各提着两只竹篮前行,背了书箱或皮袋的考生们好奇地看着他们。

   “喂,卖饼子的,给我来十个!”突然,一个身材富态的考生朝这边喊了过来。

   叶子皓他们只作没听见,继续走向已经有御林军站岗、巡城卫也在附近巡逻的考场。

   考官有几批人,有人负责监考、有人负责点名、有人负责改卷……

   此时负责点名的考官已在入口摆了桌椅,还有几口大箱摆在一旁,有属官每人负责一口大箱。

   “喂,你们提的饼子卖给谁了?怎么叫你不应呢!”那胖考生一路嚷嚷着,很是生气。

   “本少爷还没吃早饭呢,快买十个给我。”胖考生同伴也有几人,咋咋呼呼地抱怨着。

   早到的考生有几十人,已经开始排队了。

   叶子皓看向那几人,都不认识,便朗声说道:“在下东华州解元,靖阳叶子皓,不知年兄叫在下何事?”

   他只字不提糕饼买卖,却一脸坦然地盯着那胖子说道。

   “靖、靖阳叶子皓?”那胖子愣了愣,突然惊讶大叫起来,指着叶子皓。

   “你就是那个叶子皓!不孝不义的叶子皓!”

   “在下水土不服来晚了,不知年兄指责在下不孝不义是为何?”叶子皓却一脸严肃地盯着那胖子。

   “到是年兄,身为举人却无端指责素不相识之人,这样好么?”叶子皓冷淡地反问。

   “快走吧,队伍越来越长了。”郑哲煜和周先生催促叶子皓。

   在考场外与人争辩,也不是明智之举。

   叶子皓又看了那一脸尴尬的胖子一眼,便继续往前走去。

   但附近的议论声却是掩饰不住地传来。

   “原来这就是东华州解元啊,模样、气度都还不错。”

   “原来他是水土不服来晚了,难怪没人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
   “他说来晚就来晚啊,说不定躲在哪里用功呢。”

   “听说他三叔在找他,他们叔侄都考上了举人,都要来赶考,他却故意不等三叔,自己先跑了。”

   “听说他三叔在路上生病了,身边都没个人照顾,而他竟然狠心将他三叔抛下,真是不孝……”

   那些嘀嘀咕咕的声音传入叶子皓耳中,他只当没有听见。

   那些异样而谴责的目光部盯向了叶子皓,他只当没有看见。

   “你就是靖阳叶子皓?”点名考官看着手中的资料,又审视地盯着叶子皓。

   一般人进场,考官不会多此一问,但这叶子皓近些天太有名了,而且有不少污点事件传出,让考官们都有些不喜。

   如今本人到场,自然要问一问的。

   而考官一问,附近的考生们更是窃窃私语,表情多是看戏。

   叶子皓却是心中一喜,感谢考官给了他申辩的机会。

   “回大人,寒生正是靖阳叶子皓,十月初五便携妻儿、表弟表妹等人离开靖阳,一路往南,冬月十八到京城。”

   “之后便租了住处与家人住在一起,寒生素喜清静,又身体不适将养了一阵,恐备考不够时日,闭门苦读至今早方出。”

   “适才走到门口,就听到不少声音在指责寒生不是,寒生实不知发生了什么,这篮糕饼也是内子准备,忧寒生在考场饥饿,没有体力撑到答完试卷。”

   他只字不提刚才被胖子纠缠的事,却在解释自己行踪时,间接解释了不孝不义之说。

   他十月初五离开靖阳,就看三叔与人说的是哪天吧。

   说到半路生病,显然三叔也是计划过的,这样三叔也可以说自己是十月初五同出靖阳,而在路上却被他无情抛弃。

   但他带着妻儿和表弟表妹赶路,可不是只与三叔同行。

   “呀,他就成亲啦?”

   “带着妻儿?表弟表妹?”

   “是听说带了妻儿和表弟,但没听说带了表妹呀。”

   “他来赶考为何带了这么多人?”

   “他当这是搬家还是咋,真好笑……”

   议论声依然嗡嗡地传来,叶子皓面容淡然地看着考官。

   “一口狡辩之词,哪有人会带这么多家人来赶考的,听说他可是农门举子,哪来的这么多钱租宅子。”

   “就是,他的话不合逻辑。”

   “这种人就不配进入考场,他好意思来考,咱们还不好意思与之相邻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叶子皓听着那些恶意的猜测声,终于冷下脸来,看向声音的来源。

   依然是不认识的人,这就是他闭门不出的后果,他无话可说。

   但他看着那几个人却是微微一笑,大声道:“各位与在下素不相识、从无往来,在下也未及与各位结交,在下品行如何,各位如何称道?” 166阅读网


不用登录的黄片直播软件 ©2021.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ed by WordPress. Theme by Phoenix Web Solutions